清脫譜珍罕《寶伊局咸豐元寶當千》紅銅錢賞考

作者:錢幣說吧 / 微信號:jjjt033 發布日期:2019-08-07

閱讀本文前,請您先點擊上面的藍色字體“錢幣說吧”,再點擊“關注”,這樣您就可以繼續免費收到最新文章了。每天都有分享。完全是免費訂閱,請放心關注。
關于咸豐年間新疆寶伊局鑄百當以上大錢之情,前有譜載“寶伊局咸豐元寶當五百”,紅銅材質,因早前極罕,而得授老中國古泉五十名珍之爵,泉界亦公認其乃清泉大珍之品。
事實上,該泉雖然十分珍罕,然亦是非僅一二枚存世,前不久愚博客即珍賞了自藏其中一枚咸豐元寶寶伊當五百紅銅大錢,實物實證,開門見山,無可置疑。而根據相關歷史資料可以得知,其時寶伊局是當五百與當千兩種大面值錢同鑄,后短時停鑄且收回。因此,盡管之前諸譜不載寶伊局當千大錢,很多人也不承認有之,然事實卻是客觀存在的,沒有辦法否定的。
首先,檢索相關歷史資料描述,有涉及咸豐四年寶伊局鑄當五百與當千大錢及其結果的明確記載。
其曰:“伊犁將軍奕山在咸豐四年(公元1854年)初奏請當千大錢,第二年奏文當千、當五百不能行使,請改鑄當百以下大錢。《東華錄》載:咸豐四年七月“內閣戶部奏請發寶鈔易換當千當五百大錢等語,此項大錢或令換鈔,或于捐輸等項內分成配量收回。著戶部再行妥議,具奏。尋奏:當千當五百大錢甫經行使,即形壅閼者,以折當過多,私鑄益眾,利之所在,法難盡除。即停鑄以清其源,必收回以防其弊。……從之。”咸豐帝批準了這個奏文,四年二月始鑄,七月即停鑄并收回,鑄行至收回時間甚短,故實物存世極罕。”
上述資料明確顯示,清伊犁將軍最初奏請并獲批準鑄行當千大錢,并實開爐鑄之。同時,內閣戶部奏請用寶鈔換當千當五百大錢。這清楚表明了,其時寶伊局當五百與當千大錢皆為同時開爐實鑄的事實。而既然當五百大錢發現后被認定,那么當千大錢如果發現,則便一點也不奇怪,只要實物三相一材過得了關,則便是真實可信矣。
當初,寶伊當五百大錢是民國時期藏泉家張絅伯獲藏之品,后歸收藏家陳仁濤所有,陳赴香港后擬售藏泉,由國家歷史博物館出面購回,1985年耿宗仁先生贈予馬定祥先生國博藏泉拓片,至此咸豐寶伊局當五百才一顯于世,堪稱稀世之品。
而這一情況并不表明只有民國藏家發現或收藏的才是真實可信的,當代發現的就不可信(這一觀念恰是當今中國泉界最大之陋習)。事實上,民國那些有點名氣的藏家們沒有見過的泉幣多了去,這是因為,中國歷史太悠久,疆域太大,人口太多,古泉之發現又是一個漸次的過程,故無人可以在有生之年的收藏中窮盡所有,即使是眼觀耳聞也無人無法去盡知通曉,這,不管是馬定祥還是戴葆庭乃至當今任何人,皆如此矣。
余不多言,背景描述就此打住。檢點與帳中所藏,寶伊局咸豐泉品中,除了當五百紅銅大錢外,正是有那脫譜記載,未見明確公開披露,當然也未得公認之當千紅銅大錢。故,時至今日,特將其帳中點出,拍照亮相,遣之于博客公展鑒賞,孰是孰非,觀實物三相一材,便是一目了然,由不得你承認不承認矣。
首識書相。清晰可見,本品面文“咸豐元寶”四字,楷書書體,直讀,背穿上下漢文當千,左右滿文“寶伊”。品文識書,不難看出,其文字書寫十分遒勁,筆劃粗壯有力,橫直豎立,字形碩大而工整,四周接廓,布局協調。整體書意爽真自然,毫無做作之態。尤其是“千”字,與咸豐年各局所鑄當千大錢之“千”字書相都不相同,彰顯遒猛書風。滿文“寶伊”二字,亦是書寫端莊,筆劃粗酋自然。而除此之外,我們將其與當五百大錢書相進行比較,便不難發現,盡管當五百大錢筆劃相對細窄,有所不同,但完全可以看出其書相風格的一致性,換言之,當五百與當千大錢,書相上具備了相同風格,此極難否定矣。故此,以書相研判,當千大錢正是寶伊局官爐出品,開門無疑。
次觀鑄相。展目本品,可見其鑄制規整有加,其直徑約為62.4毫米,重約102.37克,厚薄適中,乃當千大錢形制確定。其鑄相顯示,方正圓矩,平坦地章,穿輪干干凈凈(本品穿口稍存局部流銅)。續觀其字廓,清爽而干凈利落,可感其深竣挺拔,鼓凸自然有度,恰到好處,毫無偽制之故作高凸或平漫之丑態。與之當五百大錢比較,亦是同等工整,鑄工相似度極高。藉此,無需細表,觀鑄識體,本品鑄相諸般特征特質顯示,其乃寶伊官爐出品,毫不存疑,其門再開。
再察銹相。一眼可見,本品乃為傳世品之銹相,未見明顯銹蝕銹痂。其身包漿裹縛,皮殼老道凝重,深淺相間,熟老油潤之質感直撲眼底。而其漿質灰垢踏實無虛,分布自然,耄耋之感油然而生。續觀材質,鮮明紅銅,質地優良,銅色更是凸顯老舊之色。藉此,辯銹識漿,無需細表,以本品純真自然的銹漿之相而言,蓋天下新老偽制者絕難得之,故而稍有泉識者皆不能不說這是一眼開門,不在話下矣。
一番鑒賞審視,如此這般,此枚“寶伊局咸豐元寶當千紅銅”大錢,三相一材,無異無邪,可謂開門見山,過關斬將,無可置疑矣。依照前述,寶伊咸豐當千大錢史確有其鑄,盡管其后在短時間停鑄且言收回,然,既然已經發行流用,哪怕時間再短,則其必然難以悉數收回,部分被富家入罐存藏,而后輾轉民間收藏,則為必然矣。
如此,有人可能要問,為什么當千大錢,過去一百五六十年來收藏界未曾發現呢,要回答這個問題不難,因為不是未曾發現,而是早存民間,只是未有人公開披露,其或秘藏或因某些原因深藏而未獲機會嶄露頭角,直到天時地利人和之時,方由有心泉家所獲并加以披露。這種情況或事例,無論是民國時期還是新中國之后,比比皆是,最近者之例,則如那祺祥錢矣。
目前為止,以愚之眼界耳域所及,此寶伊咸豐當千大錢,公展難見,可謂十分珍貴,愚能獲藏之,可謂幸運有加。盡管如此,卻也非僅愚所藏,就愚之藏而言,亦非僅此品。這說明,當千大錢亦如五百大錢一樣,有品輾轉流藏于世,無非其似乎到了該露頭的時候了而已。因此,我們沒有理由否定其真實存在,更不能用民國藏家沒有發現,之前主流泉譜未載而武斷無理的否定矣,

關注錢幣說吧微信公眾號,獲取更多精彩內容

福彩3d家彩网首页